极端天气频发,我们该如何应对人类世“大加速”?|专访环境史学家麦克尼尔

栏目分类
你的位置:小小影视 > 一个人的免费HD完整版 > 极端天气频发,我们该如何应对人类世“大加速”?|专访环境史学家麦克尼尔
极端天气频发,我们该如何应对人类世“大加速”?|专访环境史学家麦克尼尔
发布日期:2021-09-13 22:15    点击次数:81

记者 | 潘文捷

编辑 | 黄月

河南省的暴雨和洪灾近日来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弦。在这段时间里,全球四大洲都爆发了灾难性的极端天气:德国科隆遭遇了75年以来的最大降水,新西兰南岛西海岸的布勒区遭遇严重洪灾,北美洲则遇到了严重的森林野火……暴雨洪水、热浪野火,本来已经触目惊心,但更令人吃惊的是,这样的极端天气或许是未来的常见现象——在2010年,世界气象组织就曾称,由于地球变暖,极端天气事件的程度、频率和持久性发生了改变。

因此,在关注救灾的同时,我们或许也不得不面对这样的提醒与反省:极端天气频发很大程度源于我们自身的行为。地质学家早就发现,今天人类的干扰已经超过了其他地质力量,也就是说,在征服自然的过程当中,人类成为了气候变化和物种灭绝的罪魁祸首。对于这一状况,2000年,生态学家尤金·斯托默(Paul Eugene Stoermer)和诺贝尔化学奖得主保罗·克鲁岑(Paul Crutzen)提出,应该使用人类世(Anthropocene)来描述今天地球历史的新纪元。在《大加速:1945年以来人类世的环境史》一书中,环境史学家、美国历史学会主席约翰·R.麦克尼尔和他的博士生彼得·恩格尔克写道,地球的环境在整个40亿年时间里一直发生着变化,人类却在30万年的时间里改变了它。1945年以来发生的环境变化引起了麦克尼尔的格外注意——“在人为导致的环境变迁的历史记录中是前所未有的。”

约翰·R.麦克尼尔 图片来源:www.knaw.nl

《大加速》英文版出版于2016年。2018年,在麦克尼尔于中国访问期间,界面文化就这本书的内容对他进行了一次专访。到2019年,国际地层学委员会第四纪地层分会下设的人类世工作组经过投票,确认了人类世在地质年代中的存在。人类世被定义为“人类对地球系统的现状、动态和未来产生决定性影响的地球历史时期”,20世纪50年代被确定为其起始时间。

1945年:人类世的“金钉子”

克鲁岑等人认为,人类世始于18世纪后期,化石燃料能源体制在彼时得以确立。在化石燃料能源体制和能源用量指数级增长的背景之下,世界历史进入了近代。此外,不同的学者也寻找到不同的标准,把人类世开始的时间定为1800年左右或1500年左右,也有人说是7000年前、13,000年前等。麦克尼尔则告诉界面文化,人类世开始于1945年:“不是说人类世开始于某个特定的瞬间。1945年的象征意义就在于这一年人类的第一颗原子弹爆炸,留下的放射性残留会在地球表面产生持续成千上万年的影响——我使用这个年份只是一种象征。”

面对“如何在《大加速》中确定人类世的起始时间是1945年”的提问时,麦克尼尔说,保罗·克鲁岑是大气化学家,所以对大气的变化更为看重,尤其重视人类对煤炭资源的大规模利用,所以他认为19世纪是人类世的开始,这个说法有一定的道理。但是,“我越了解世界环境的变化,越和地质学家交流,就越认为大气的历史只是我们应当考虑的一部分。保罗·克鲁岑忽视了地球系统的其它部分。他把碳循环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可是我们还有其它的循环,水循环、氮循环、硫循环等,这些也应当放在对人类世的考虑之内。如果是这样的话,20世纪中叶看起来是比19世纪初更具转折性。”

有一种看法认为,从18世纪英国工业革命起,伴随着大规模的工业生产,煤炭才被大量用作燃料。也就是说,并不是世界上所有地方都同时开始对地球产生影响。“可是对我来说,人类世的概念首先是一个地质学和地球历史的概念。我们地球基本的、主要的生物化学循环,就像我刚提到的那些,都是全球性质的。”麦克尼尔谈到,“如果要从地球系统科学的角度来看人类世,岩石里的硫是先从英国还是先从中国循环到了大气中,并不重要。”

《大加速:1945年以来人类世的环境史》  [美] 约翰·R.麦克尼尔 / [美] 彼得·恩格尔克 著 施雱 译 中信出版社 2021-5

他认为,只有在1945年以后,人类活动才成为关键性地球系统背后真正的驱动力;而且1945年以后,人类对生物圈和全球生态的影响力迅速上升。因此在《大加速》中,麦克尼尔讲述了1945年以来全球环境变化的类型、性质和量级。在此书中文版的导读文章中,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包茂红看到,麦克尼尔的关注点比克鲁岑等人更加全面彻底,他关注到了全球环境的大规模新变化的激增——化石能源的使用、城市化、人口增长、热带森林滥伐、二氧化碳和二氧化硫排放、有毒化学物质排放、平流层臭氧损耗、含水层枯竭、化肥使用、海洋鱼类捕捞、大型水坝建设、海洋酸化、物种灭绝等等,“从这个意义上说,人类世就是人为活动与环境相互作用的新地质时代,标志人类世的‘金钉子’就是出生于1940年代到1950年代的哺乳动物的骨骼和牙齿中含有明显的核试验和核武器使用造成的化学印记。”

人类世是地质学概念,也是政治学概念

1945年以来的逐步升级发生得如此之快,因此也被称为“大加速”。不过,目前形态下的“大加速”并非可以一直持续下去。麦克尼尔看到,现下已经没有足够的石油储藏可以燃烧,没有足够的森林可供砍伐,没有足够鱼类供人们捕捞,没有足够的地下水可以抽取。纵观世界历史,大加速本身是人类历史昙花一现的瞬间,但问题是,人类世还会持续下去,因为人类还是会继续对环境和生态施加强大的影响。

麦克尼尔说,现在有些人会强调“好的人类世”,那些人相信,人类可以用一种科学的、高技术含量的、可持续的方式管理地球。在此前接受界面文化采访时,他提到,“我自己觉得不可能,这是在人类能力范围以外的。我很怀疑我们有没有能力通过地球工程学(注:主要指主动的、大规模的改造地球环境,以应对或者抵消大气化学成分变化带来的影响)来管理地球。我认为避免生态危机的方法应该是改变能源秩序,从主要依靠化石燃料或者核能转为依靠可再生能源。目前,化石能源占据了地球能源的约80%。如果我们能够在50至100年的时间内将其降低到20%或10%,那么气候变化就会产生极大的好转。”

黑龙江省大庆油田(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人类正在根本性地改变地球系统和地球上的生命,我们要引起人们对这些变化的程度和速度的关注,所以人类世在是地质学概念的同时,也是一个政治学的概念——就像达尔文的自然选择学说,是一个自然科学的概念,也可以是一个政治学的概念。”麦克尼尔在将人类世意义扩大的同时,也为我们指出了一条通过政治方式解决问题的道路。

在采访时,正值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承诺“让煤炭产业东山再起”、“让伟大的矿工和钢铁工人重返工作岗位”,他推翻了奥巴马的“清洁能源计划”,撤销减少新建燃煤电厂二氧化碳排放的规定,允许联邦土地进行煤矿开采,希望借此推动国内多种能源生产和扩大煤炭工人就业。麦克尼尔谈到,这样的进程是不可持续的。因为如果没有政府津贴,煤炭很快就会在市场竞争中淘汰。特朗普可以拖延使用清洁能源的进程,但不能阻止它。“现在市场上很多可再生能源的价格要比化石能源便宜,这是鼓舞人心的变化。”

通过全球合作来解决环境问题似乎是一个解答,但是麦克尼尔对此并不乐观,原因之一在于巴黎协定和其他类似的协议本质上是自愿性质的。“如果没有达成目标会怎样?没什么后果。如果美国拒绝参与(它正是这样做的)会怎样?基本没有后果。所以目前为止这些协定效果甚微。在我看来,至少在环境变化上制定一个有广泛影响力的协定是非常困难的。”不过,他也表达了自己在技术方面的乐观,“可再生能源的电费价格不断下降呢。”

我们正生活在人类世之中,面对着人类自身行动带来的后果,也正是人类活动影响了环境,使得极端天气越来越频繁和剧烈。对于麦克尼尔来说,他希望我们看清历史,尝试去理解现在是如何成为了现在。但他也在气候变化的迷局中也看到了些许的希望,既然已经无法退出人类世,我们终会找到适应的办法——在书中他写道:“只有部分的未来是已经注定了的……大多是要拜尚未到来的选择和机遇所赐。”

参考资料:

坎昆一线:世界气象组织称极端天气气候事件呈加重之势http://www.cma.gov.cn/2011xwzx/2011xqxxw/2011xqxyw/201110/t20111027_130011.html

注意!不只郑州!超强暴雨!火灾肆虐……一天内,整个世界都遭遇极端天气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705872656255446655&wfr=spider&fo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