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黑奴身材而来的歧视与赋权

栏目分类
你的位置:小小影视 > 野花视频观看免费最新动漫 > 从黑奴身材而来的歧视与赋权
从黑奴身材而来的歧视与赋权
发布日期:2021-09-13 21:36    点击次数:62

在碧昂斯和Jay-Z于2018年合作专辑《EVERYTHING IS LOVE》里的歌曲《BLACK EFFECT》中,碧昂斯描述了一种典型的黑人女性样貌:

“Stunt with your curls, your lips, Sarah Baartman hips

Gotta hop into my jeans like I hop into my whip, yeah”

对莎拉·巴特曼(Sarah Baartman)式特征的颂扬,标志着其历史形象的转变。巴特曼是一位非洲女性。在19世纪初,她在国际上掀起了某种物化女性的轰动。她被带到欧洲各地游行,她的硕大臀部被无数观众观看和嘲笑。

随着像碧昂斯这样的名人认识到巴特曼对黑人女性理想身体的影响,随着黑人女性的曲线美在电视上被称赞、在社交媒体上被颂扬,我想了解这种理想在那里最直接受影响的人——黑人女性——那里是如何被看待和理解的。

因此,我采访了来自南非和美国中大西洋州份(一般包括纽约州、新泽西州、宾夕法尼亚州、特拉华州、马里兰州、华盛顿特区以及西弗吉尼亚州)不同城市的30名黑人女性,询问她们关于巴特曼的情况。她的形象代表着一个被唾弃的过去,还是代表一幅坚韧不拔的画卷?她们是以拥有类似的臀部为荣,还是以拥有类似的身材为耻?

臀部和历史

巴特曼是一位来自南非的科伊桑(非洲的民族之一,为已知最古老的民族)女性,她在19世纪初离开她的故土来到欧洲,目前还不清楚是出于自愿去还是被迫前往。表演者在欧洲各地展示她,她被迫在一群白人围观者面前唱歌和跳舞,场面令人难堪,毫无人性。

在这些展览中,巴特曼常常赤身裸体,有时甚至被吊在舞台上的笼子里,被人戳、捅和抚摸。她的身体被认为是怪诞、淫荡和猥亵的,因为她拥有突出的臀部。这是一种被称为脂肪臀症(steatopygia)的疾病,这种疾病在非洲南部干旱地区的人们中间时有发生。她还有较长的阴唇,这种身体特征被贬称为“霍屯督人的围裙”(科伊桑人被分为霍屯督人和布须曼人,是荷兰殖民者对非洲南部的原住民的蔑称)。

巴特曼天生患有常见的脂肪臀症 图片来源:British Museum

两者都成为了种族差异的象征性标志。除她之外,还有许多来自非洲这一地区的女性被贩卖到欧洲供白人娱乐。由于她们与白人女性主流审美观念之间的差异过于巨大,巴特曼的特征被异国化了。她丰满而曲线优美的身体在西方被嘲笑和羞辱,广告将她的身体描述为“她的种族中最正确和完美的标本”。

巴特曼式的理想

当然,黑人女性的身体各不相同,不存在单一的或理想的类型。尽管如此,黑人女性还是有一种强烈的曲线型理想遗产,比其他种族更甚,并一直持续到今天。

在我的采访中,黑人女性透露了她们对巴特曼故事的感受,她们如何将她与自己的身体形象相比较,以及她的遗产代表了什么。

美国受访者Ashley似乎认识到了巴特曼式的理想已经变得多么根深蒂固。她说:“(巴特曼)是刻板印象的平台。她为黑人女性设定了拥有这些形象的趋势......现在,这些刻板印象正在流行文化中延续。”

南非女性Mieke称,她因自己的比例和与巴特曼相似而感到自豪,她说:“我为自己的身体感到自豪,因为我觉得它与她的身体有相似之处。”

剥削还是赋权?

今天,巴特曼式的身体可能是有利的,特别是在社交媒体上,黑人女性有机会制作与她们和她们的受众在社会和文化上相关的内容,而且,用户可以通过他们的帖子赚钱。

在各种平台上,女性利用她们的外表获得付费广告,或从各种美容和服装公司获得免费的礼物、服务或商品。此外,她们更有可能获得更多的关注者,甚至是更多富有的追求者,这取决于她们的野心——只要她们更紧密地追求当代的巴特曼式理想。

所以,你可以说,黑人女性把握了她们自身的物化和商品化,以赚取金钱。同时她们也在抗议白人主流美的理想,抓住对巴特曼的剥削和嘲弄,在#BlackTwitter、Instagram和OnlyFans等地方将她重塑为骄傲和力量的源泉。

图片来源:Instagram

另一方面,不可否认的是,巴特曼的形象植根于充斥着奴隶制、不自愿的服从和殖民主义的遗产。将巴特曼的身体物化为异国情调的、性化的存在的白人凝视,也同样强化了黑人女性滥交、淫荡和性欲过强等刻板印象。

虽然巴特曼可能无法保留人们为窥视她而支付的现金,但今天的黑人女性可以努力追求她的体型并以此赚钱。巴特曼的体型曾经受到阴险的白人目光的嘲弄,现在却有利可图——只要这些女性不介意被物化。

但是,出售这种体型是一种赋权的形式吗?难道不是被剥削的人才会这样做吗?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今天的黑人女性在想到巴特曼时感到矛盾。来自南非的Lesedi强调了这种矛盾:

“你确实能找到像我这样的女孩,当她们照镜子的时候,她们并不为自己看到的东西感到骄傲,她们只是觉得,‘我需要摈弃它。’”然而,她补充说,“你会发现,其他女孩则对此欣然接受,以至于她们会扭动自己的身体......我想巴特曼肯定有影响,但无论你是否为有那样一个臀部而感到自豪,它都是积极的或消极的。”

本文作者是佛罗里达国际大学的传播学副教授。 

(翻译:王宁远)